凌波.

在黑暗中夹缝生存。
请给冷门写手多一些关照。
最近比较多关注三侠五义。
如果你觉得读起来还不错就请点个红或蓝吧。
我知道我文笔不好,发的杂,混的圈子不热。
但还是很努力在写写画画嘿嘿。

三侠五义 昭玉之交(黄粱)

和剧情无关的番外,算是满足自己在正文不可能开的车。个人是猫鼠和鼠猫都可以的,所以写了互攻。无证驾驶怕车祸,请各位补充想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展爷发现自己在一个灯火昏暗的房间里。

身后有一个白衣人。

他被那人挤在了桌边,四肢无力,只能使劲的撑在桌边。

他想回头看清那人的脸,却发现它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。

自己就好像不是自己一样,在发出舒服的闷哼。

展爷心中不禁咒骂。

“何等肮脏龌龊之事!”

他随着那人大力的挺入,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桌子。

整个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喘气声,在回荡着。

他从未做过这档子事,更未想过这档事,可居然发生在了他身上。

龙阳之好。

“...

2018-02-28

三侠五义 昭玉之交(四)

刚可算把作业写完,拖更了快一年,这次码的少,累觉好困,睡觉去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日后已过了不知多久。

公堂内。

“韩彰不肯来,是何缘故?”

包公眯着眼,手指轻敲着案木。

“已然告诉他卢方等人圣上并不加罪,且皆已受职。他听了此言应当有向上之心,为何又隐避而不来呢?”

正细想着,突然直起身子,道:

“是了!因白玉堂未来,故他决不肯先来的。”

包拯猛然醒悟。

“啪”忽的一声从院中传来。

包公连忙出去查看。

只拾到一个纸包。

拆开来看,里面包有一个石子和个字柬。

那上写着:

我今特来借三宝,

暂且携回陷空岛。

南侠若到卢家庄,

管叫御猫跑不了。

包...

2018-02-26

三侠五义 昭玉之交(三)

今天码的很少,因为半天都在路上,到了三亚后还要上交作业计划,花了点时间写来着,我真的对不起各位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白玉堂的刀断了。
他将残刀一扔,连退两步。
“啧”了一声,纵身一跃跳上了墙头。
展昭也纵身跃了上去,
可白玉堂已经到了耳房上。
及展昭到了耳房上,
白玉堂又已在大堂房上了。
展昭略有恼意,
却又不敢紧追,恐有暗器。
正在思索对策之际,白玉堂正伏身越过房脊。
展昭只得立去另一旁房脊越出。
刚要越过,却督见眼前一道红光。
“不好!”
展昭忙低下头。
飞来那物没中展昭的面门,却打落了他的头巾。
落在房檐上,“咕噜噜”地要滚下去。
展爷定睛一看———
只是个石子罢。

展爷回神过时,那白玉堂已经跑了。
他找回头巾...

2018-02-18

三侠五义 昭玉之交(二)

过了一会儿,展昭叫人都散了去,之后将窗扇掩上,转过身又将灯火吹灭。

“此人是故意而为,为的就是让我把众人遣散开,倒不是个小人之举。”展昭心道。

他缓缓脱下外衣,心里却是一紧,暗暗将宝剑握在手里。

“啪”,又是一物打在了窗上。

展昭握紧了剑,走到窗前把扇一开,随着一股风劲伏身窜了出去。


迎面而来就是一阵寒风,凛冽刺骨。

只听耳边“嗖”的一声,就是一刀袭面来。

展爷快手抽刀,将剑横扁着往上一迎。

那人也未硬抗下去,把刀一回又捅了过来。

展爷只得见招拆招,随招随架。

借着朦胧的月光仔细观瞧,这人穿着簇青的夜行衣,脚步伶俐,背着光却也能模糊见那棱角分明的脸。

展昭皱了皱眉头。...

2018-02-16

三侠五义 昭玉之交(一)

展昭坐在酒楼内,正斟酌着,恍惚间听见楼上有踏步的声响。
白玉堂缓缓顺着楼梯走下。
展爷依旧酌着酒,眼神却是朝向那边瞄去。
只这一眼,他不由得惊了起来。
不自觉地放下酒杯,转过了头。
心道:“好一个眉清目秀,年少焕然的武生。”
仔细看那眉眼:黑发如墨,红唇齿白,一双琥珀色桃花眼三分带笑。
再打量那身形:身姿挺拔,白衣华美,举手投足中透出高傲与不羁。
俊美非凡,气宇轩昂。
回过神,恰好见那少年也望向他来。
展昭忽的怔住了,不知为何移不开眼。
两人的视线就这样对上。

不知为何,
白玉堂初见这人,
就打心眼里看他不顺眼———
“素不相识,便直楞着看五爷我,犹不觉耻。”
白玉堂略有些鄙夷他。
他本欲开口制止展昭,但最终只是皱了皱眉,撇了...

2018-02-15

论暗香在pvp同等级的制霸

昨天论剑连遇五个暗香小姐姐
身材很棒 走位飘逸 开局就隐身
真的是只有紫色光在那儿切水果一样对我切切切
然后我连输五场 每局玩超不过10s
真是切脆皮切的不要不要的 特别帅
我以后再也不要玩劲敏了/微笑
竞技场真是暗香的天下
脸上笑嘻嘻 心里mmp

2018-02-10

© 凌波. | Powered by LOFTER